<em id="nr99t"><form id="nr99t"><track id="nr99t"></track></form></em>

    <form id="nr99t"><nobr id="nr99t"><meter id="nr99t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動態 >

            討債價格員工加盟商供應商一起討債

            來源:未知 作者:律師咨詢 發布時間:2019-06-09 16:13
              福建某超市關閉六十多家門店。不少員工、加盟商、供給商紛繁上門討債。百余名員工擠爆勞動部門停止維權。而加盟商被欠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,紛繁抱團自救。工廠房東被欠十二萬多,恪守廠房貼告示催款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福建某公司在福州關閉60多家門店惹起市民普遍關注,一時間員工、加盟商、供給商,就連手上握有某公司卡券的市民,也參加了“追債”行列,鋒芒直指某公司公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但是,公司局勢到底如何?員工如何維權討薪?加盟商貨源中綴后如何繼續開店?手握卡券的市民怎樣辦?現往常,某公司的主要股東避居臺灣遲遲不肯出面,這一系列問題逐個擺在了大家眼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維權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百余員工擠爆勞動部門維權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昨日上午10時許,百余名福建某公司的員工來到福州市勞動保證監察支隊投訴大廳,對福建某公司拖欠工資一事停止投訴維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據員工代表劉某國引見,前來投訴的除了150多名工廠工人,還有一局部是某公司門店的工人。多數員工被欠薪超越兩個月,最長的被欠了五六個月。他們希望公司股東能出面給個說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劉某國說,他和妻子在工廠上班三四年了,家里的收入都靠他們兩口子一個月4000元左右的薪酬維持,前陣子工資發不出來,公司還有指導出面穩定軍心。“往常關廠又關店,老板卻當起了縮頭烏龜。”劉某國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3月底才進入某公司工廠的員工陳某果,沒想到還沒領到本人的第一份整月工資,就開端“討薪維權”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陳某果說,4月下旬,廈門某公司東窗事發,倒店潮讓福州的某公司門店遭遇顧客搶兌代金券。當時公司還組織員工加班了一周左右,但一周后他們發現即便想加班也無能為力了,由于拖欠供給商貨款,目前貯存原資料的倉庫曾經空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某公司已有7年工齡的包裝工段淑英說,開端上班的頭幾年,某公司每個月的工資都是15日按時發放,從前年開端,資金就呈現了問題,沒有一次準時發放工資,普通當月本應發放的工資都拖欠到30日以至下個月,最嚴重的時分是三個月的工資一同發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福州市勞動保證監察支隊投訴大廳現場擔任受理投訴的工作人員說,下一步他們會針對這些某公司員工投訴的狀況停止調查核實,再給出一個處置結果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劉某國通知記者,目前員工們準備結合起來,向法院起訴福建某公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加盟商被欠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 欲抱團自救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你也是加盟業主嗎?店在哪里啊?某公司還欠你幾錢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昨日,在某公司的蓋山工廠,看到三五個加盟業主匯集在一同討論。相比前日,昨天前往工廠討說法的員工、加盟商和供給商明顯多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據理解,這些加盟業主被欠的錢少則幾萬元,多則幾十萬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也曉得來這邊沒用,但是就是不甘心。我和幾個朋友總共加盟了5個店面,到目前為止被某公司欠了30多萬元。往常店面閑置著無法停業,每家店面租金按3000元算,就要去掉至少15000元。”一名加盟業主黎先生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另一名加盟業主俞女士也說,她到目前為止被欠了五六萬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隨后,在黎先生的建議下,幾個加盟業主達成協議,要自建一個業主維權聯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曉得我們加盟業主的錢沒那么容易拿回來,所以我倡議其他業主分兩步走。第一步就是能否把店開起來,不以某公司的名義開店,維持店的正常運轉,至少把房租的問題給處理了;下一步才是磋商怎樣把欠我們的錢要回來。”黎先生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邊是加盟業主們磋商如何抱團自救,另一邊則是其他供給商的單打獨斗,一波接一波的討債者匯集在工廠門口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最近一次給某公司送貨是在4月26日,后來就出來這么一檔事情,令我始料不及。如今某公司還欠我幾十萬元沒還清。”一名供給商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記者還看到一名印刷公司的擔任人,手中拿著貨款單愁眉苦臉地站在旁邊,貨款單上的一串數字都是某公司欠下的債。他說,目前仍有4萬多元的款項沒有下落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工廠房東被欠12萬多 蹲守廠房貼告示催款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昨日某公司的蓋山工廠大門仍然緊閉著,但門口多了三張告示。這三份告示內容分別是:《解除房屋租賃合同通知書》《欠租賃款確認函》和《租賃合同第五次補充協議》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這三份告示內容中提到,某公司公司與房東趙在秀分別五次簽署了《房屋租賃合同》和《補充協議》,最后一次租賃合同已于2014年3月31日到期。到期后,某公司公司并未續簽合同,也未向房東支付相應的租金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原本依照商定,某公司是每個季度的1日前后5天付清房租,但是從2014年1月1日起,某公司就沒付過錢了,至今欠我124400元。”趙在秀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趙在秀說,他曾經將廠房租給某公司整整10年了,往常,工廠全部停工,機器設備一概不能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我的目的很簡單,那就是把租金和相關的水電費給我,假如真實不行那只要走法律程序。這些日子我只能蹲守在廠里。像這樣廠里閑置一天就損失1000多元錢,我也愁啊!”趙在秀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知情人士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某公司資產所剩無幾 資不抵債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名陳姓投資人表示,近日都在處置一些善后的事情,至于某公司后面如何處理問題也沒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一名知情人士也通知記者,目前某公司是債務纏身,真正到了資不抵債的時期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據我所理解到的信息,某公司的廠房除了在長樂的是購置的,其他大局部是租的,當然也包括店面。就拿蓋山的那個工廠來說,機器設備都有十年的‘工齡’ 了,你說還能值幾錢?而長樂的工廠雖說當時花了1000多萬元,但是能值幾錢大家心里也有底。依照某公司目前的情況,或許基本無法承當現有的債務,后期如何,估量只能走法律程序了。”該知情人士說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律師說法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申請財富保管是燃眉之急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福建某公司興辦至今已有13個年頭,往常資金呈現了問題,門店關門停產,包括企業員工、大量的持券消費者、銀行、民間債權人以及供給商、加盟商都遭到了涉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燃眉之急是債權人向法院申請財富保管。”福建理爭律師事務所律師丁兆增以為,由于此次事情觸及范圍較廣,倡議走司法程序來保證員工、消費者以及債權人的權益。利益相關人應向法院申請對福建某公司停止財富保管,避免資產被轉移等形成更大的損失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此外,丁兆增還倡議包括工商、勞動等政府部門可以盡早介入此事,開拓綠色通道來處理員工被欠薪、消費者代金券兌換無門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丁兆增指出,依據2007年6月1日開端實施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》相關條例,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,債權人能夠向人民法院提出對債務人停止重整或者破產清算的申請。由破產清算管理人接收公司,并對破產財富停止清算處置和分配。
            ? 夫妻那些事儿免费观看,亚洲 熟女少妇 综合图区,亚洲欧美V国产一区二区,小草影视免费视频大全